山西11选5 500期走势|山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德育園地>> 學子心語>> 正文內容

惡意包裹下的善良——小評《浮士德》中的梅菲斯特

作者:陸乾一 來源:高二年級 發布時間:2015年03月10日 點擊數:

《浮士德》作為歌德的代表作,素有“歐洲四大名著之一”,“啟蒙運動的藝術總結”等美稱。研究這本書的人自然也是數以萬計,以至于部分情節明明因為歌德特殊的脫離現實的象征手法而晦澀難懂,但現在卻有了固定的解析。但或許是因為我與這些學者差了那么一二十年,覽物之情得有異也,我對有些觀點完全持否定態度。

在看到原著之前,我首先接觸到了《歐洲文學簡史》中對《浮士德》的解說,這也是我后來大跌眼鏡的主要原因。在《簡史》中介紹說:書中的浮士德博士是德國理想家的化身,進取而熱愛人生。而梅菲斯特則是指代了野心家,否定一切道德觀的同時還蔑視理智……于是,根據內容概述,我還以為這是個講述‘一個年邁的賢者如何憑借其智慧與閱歷不讓狡猾的魔鬼誘惑到自己’的故事。但當我讀了原著,我忍不住大呼《簡史》的作者也是個“梅菲斯特”①。在我看來這個故事其實是講一個家里蹲的頹廢的老頭在一個中二惡魔的幫助下獲得了第二次青春,兩人磕磕絆絆一路走過各種“成長的煩惱”,最終博士獲得了從未奢望過的幸福,在梅非斯特的身旁微笑著閉上了雙眼,成為了“神圣”②……整個一青春喜劇!這是不是讓你大呼這不科學?我就用梅非這個歡樂的魔鬼來說明問題好了。

作為一個出現在史詩中的魔鬼,而且是一個以誘惑賢者為己任的魔鬼,那么在我們的認知中,它就應當是那種從地獄中來的,最惡的存在。但當梅非在序幕中登場時,我瞬間掉了下巴。他是跟在三大天使長后面上臺…來謁見上帝的!上帝還說你怎么每次和我見面都在發牢騷……誰見過整天跑去上帝那吐苦水的惡魔?這感情和睦成這樣真的沒問題?隨后,梅非對上帝進行了宣戰——在他自己眼中。而上帝對此事的看法說的通俗點就是:“我在這無聊死了,逗這個小鬼蠻有意思的,就陪他賭個賭耍兩把好了。”這段在天使們神圣而莊嚴的禱告后不怎么莊嚴的聊天直接說明了梅非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惡魔。

當我們放下對魔鬼這一形象的固有認知再來看這本書,我們就會發現,其實這并不只是本為了批判封建王朝而寫的嚴肅書籍,畢竟此書歌德寫了近六十年,不可能總在想這些明爭暗斗的社會黑暗面。早在求學時歌德就開始了《浮士德》的創作,因此,梅非一開始像是一個處于青春叛逆期的中二青年。他認為人類都是愚蠢的蝗蟲,即使是上帝稱贊的浮士德博士也不過是個好高騖遠的傻瓜,只有自己是最強的。一個足以把上帝逗樂的笑話。而梅非來到人間后的舉動讓它最后一個符合魔鬼形象的屬性——強大也破碎了。先是想嚇唬浮士德,結果被燒了個屁滾尿流,想逃跑還撞在了門上,迫不得已的顯出人形,結果一個鼻青臉腫的學徒的形象瞬間逗樂了浮士德。后來當兩人說定,準備出發時,有一個學生遠道而來,想請教浮士德學習的奧秘。博士一心想快點開始新的生活,不愿理會,于是梅非因為‘他從遠處趕來卻一無所得的話太可憐了’這一原因去替浮士德講課了。講到一半才想起來,自己不是惡魔嗎,這是在干嘛啊!然后淫笑著讓學徒去學醫,為了能比別人早點接觸女性的身體……這頂多算是個不良吧?還是那種會給流浪貓喂食的善良不良。在另一情節中,梅非還計劃去嚇唬其他惡魔,呃,大約因為被他們戲弄了想報復(非常小家子氣的行為)。而他的計劃是:閉上一只眼,露出一個門牙,這樣側臉就會和福爾庫斯三姐妹③一樣可怕了……這不就是個鬼臉嘛!能嚇到誰啊!

其實梅非在歌德筆下預期說是指代每個人成功路上的誘惑和艱險,不如說是每個人身邊總有的那么一兩個損友的象征。博士戀愛了幫他追求女孩子,博士失落了拉他去散心,博士有問題幫他出主意,博士有錢了還幫他做管理。雖然他從未忘記要讓博士墮落的初衷,但原本兩人定下的契約就是要讓博士快樂。正如他自己對自己的認識:“常想作惡,但總把善事做成。”反倒是善良的博士,想追求真愛,卻引起了瑪格麗特一家的悲劇;想尋求美,卻讓海倫在風中化為了泡沫;想要建造自己理想中的樂園,卻讓原本安謐的海邊小城成了失樂園;甚至是每次都會被評論的,梅非在樂園中做的那些殘忍的事情,如果不是浮士德“那些人太吵了,去幫我處理一下吧,我的朋友。用上威脅和蜜語,這些愚笨的小人物很快就會閉嘴”這種思想,或許事情不會是這樣……歌德善用的矛盾與對比的藝術手法生動地寫出了人的二重性。

《浮士德》一書最有價值的地方,就是由于超長的創作時間導致的中心思想的不確定,畢竟作者的心境一直在變。都是梅非這一形象,但描寫的細微差別讓他有時是為了說明惡人也會做好事,有時卻是為了說明做好事的人未必是出于善良的目的。這種前后矛盾也正是《浮士德》是一篇史詩而非小說的原因。如果真的要找一句全文的中心語的話,并非開頭的“圣人,無論遇到什么,終會放出光彩。”,而是結尾的“一切皆短暫,無非是虛幻。”此世一切,皆非真實,世界從來不是一世兩世就能看透的。浮士德博士耗盡一生,也只能在自己虛幻的夢想中離世,留下一個殘破的小城;梅菲斯特算計了幾十年,最后卻發現一切只是上帝的玩笑,徒為他人作嫁衣;歌德衷心地為王朝奮斗多年,最后卻被處處排擠。現實不是夢,一切都是那么冰冷。但歌德留下了現在你我口中反復稱贊的這些名作,他這一輩子也值了,定如浮士德般,升入天國。

人生在世五十年,與天相較,如夢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乎?

[關閉窗口]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文章:文人與氛圍
山西11选5 500期走势 福彩c515走势图 竞彩稳赚投注方法 新时时免费软件 赛车北京pk10记录 大集汇 彩宝贝 pk10害死人再也不玩 三肖六码在哪个网站 山东麻将规则 伯乐娱乐开奖结果